?
資訊 | 1000億元市場迎分水嶺,農村污水處理應該真正關注什么?

導讀:“藍海”曾是業界對農村污水處理的最為喜聞樂見的定義之一。如今,一種更為普遍的觀點,則將這一領域定義為“主戰場”。之所以充滿了“烽火”意味,不僅是當前農村污水處理沖出重圍的真實寫照,也凸顯出這一市場集中度不斷提升的競爭態勢。


  對沖經濟下行壓力加大之際,農村污水處理“小陽春”仍余溫不減。從近兩年其身影頻頻亮相在頂層設計中就可窺見一二:自《關于設立統一規范的國家生態文明試驗區的意見》《農村人居環境整治三年行動方案》《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意見》紛紛后,農村生活污水治理成了“鄉村振興戰略”的重要板塊。
 
  從地方層面來看,已有超過18個省份明確了農村污水處理任務清單。通過在上述扶持政策中維持的“高曝光率”,2016年農村污水處理率的年增幅已達到4倍之多,接近23.57%,生活污水經處理的建制鎮占比更是突破至27.99%。
 
  即便上述成績來之不易,但與城鎮污水90%以上的處理率相對來看,兼具設施缺口大、建設成本高的農村污水處理仍將面臨漫漫長路。截至2016年年底,全國農村年均產生污水近89億噸,農村生活污水進行處理的鄉比例仍不足10%。隨后1年,全國建制鎮污水處理廠達到近4800座,而同期鄉污水處理廠數量僅是這一數值的1/6。
 
  時間來到2018年,區域資源分配不均同樣困擾著農村污水處理。如下圖所示,與東部經濟較為發達的地區相較,中西部地區在農村污水處理方面則將更為漫長艱巨。業界認為,盡管中部區域已開始著力建設污水處理廠和污水管網,但較低的接戶率成了掣肘。而在經濟發展水平相對較低、人口分布更為稀疏的西部,村級污水處理廠和相應配套設施仍尚未具備建設條件。

1561357109107932.jpg


  動輒逾萬億的成本壓力
 
  成本,農村污水處理始終繞不過的“攔路虎”。與側重于運行管理費用的垃圾治理相較,農村污水處理成本著實不低。原因在于,無論是以村還是以戶為單元,亦或就近納入城市市政污水管網,污水處理都意味著一系列基礎設施拔地而起。
 
  但無論采取上述何種方式,一戶建設費用已接近1萬元。按此測算,迄今全國共有近1.58億戶的污水沒有得到妥善處理,僅就建設投資而言,農村污水處理就需要1.58萬億。而這,僅是管網、污水凈化設備等前期投入,后期還需一筆不小的持續維護運營投入。
 
  排水設計標準、規范的缺失亦造成了農村污水處理的成本困境。公開資料顯示,因缺乏相關標準與量體裁衣式實用處理工藝,部分農村污水處理項目往往照搬城市設計參數,加之一般鄉鎮經濟基礎薄弱也極易造成項目前期投資、后期運維費用成本過高。不僅于此,如按照城鎮污水處理思路嫁接鄉村項目,約定基本水量在成為最低水量進行費用支付時,也將令整體資金鏈面臨較大風險。
 
  何以解憂?業界一種普遍的觀點認為,針對目前農村大量土地閑置的現狀,可通過占補平衡以用作農業建設,而產生的投資體量將一定程度上緩解農村污水處理廠建設的成本困境。也有輿論指出,經處理后的污水、污泥也可通過循環使用,出水可直接回用于農田灌溉或農村雜用水,污泥則可制成肥料,從而變相降低污水處理廠運行支出。
 
  技術好不好,得看合不合身
 
  也正基于因地制宜的路線圖,農村污水處理采取的推進策略,重點+梯次成為“主旋律”。所謂“有重點”,即強化村鎮農村污水處理廠從無到有,并在此前基礎上實現提標改造。而梯次則強化的是量體裁衣。
 
  迄今,農村地區大多財力有限,加之相關污水處理設施普遍規模較小、布局分散,難以實現如城市一樣擁有專業技術維護團隊。一般來說,我國鄉鎮集水面積小,污染物總量不多,幾乎沒有符合排水要求的管網,大部分明溝涵雨污水合流排水。而這也意味著,若要維持設施運行順暢且真正發揮實效,農村污水處理在相關設施運行成本、管理難度方面都將大幅降低。
 
  根據不同類型的區域分布與水質情況,農村污水也應執行不同的處理路徑。與臨近城市管網不同,人口較多的村莊更青睞于集中式污水處理站,反之分散的則相對應于分戶污水處理設施。分散式處理,即以小型污水處理設施實現生活污水的就近處理與利用。因后者遠離城市且具備獨立性,靈活組合的單元技術往往更適宜農村分散式生活污水處理。
 
  但無論是集中式處理,亦或分散式利用,以圍繞工藝簡單易維護、能耗低、抗水量負荷的沖擊為準則的工藝標的,都將在鄉村生活污水處理領域逐漸鋪展開來。就農村污水處理主流技術而言,迄今業界仍未達成共識。
 
  曙光未至 風口已現
 
  雖然一系列難題仍待解,農村污水處理市場仍泛著濃濃“春意”。目前鄉鎮污水處理設定的目標是,未來1年內,新增完成環境綜合整治的建制村13萬個,農村污水處理率達到60%。


1561357140463021.jpg

  

另據不完全統計,僅在2018年前半年,接近20個投資額超過4.9以的村鎮污水處理項目得以釋放,隨之而來的是,超過162億元累計投資額的農村污水處理市場已浮出水面。正如上圖所示,在接下來的1年里,包括圖中所述的農村污水處理三大層級,其整體產業鏈投資剩余空間有望超過1157億元。隨著市場需求不斷釋放,到“十三五”后期,這一數值可突破1300億元。
 
  蛋糕不斷擴容的同時,農村污水處理市場也正醞釀出新的風向:一些農村污水處理廠新建或改擴建工程不再局限于項目建設運營,取而代之的則是通過打包形式拓展污水治理項目,涉及區域水環境污染治理、水生態系統修復、城鎮垃圾處理在內的一體化綜合服務。通過梳理近期農村污水處理項目后環保在線小編發現,“連片整治”、“拉網式全覆蓋”、第三方治理正逐步成為環保企業布局這場千億級盛宴的有力引擎。至于農村污水處理市場未來走向何方,不妨拭目以待!


mg电子游艺城